联系我们

杭州宝利电子设备有限公司

联系人:陈先生

真钱投注开户

电话:0518-808612313

地址:杭州云港经济技术开发区大浦工业区云桥路8号

网址:http://www.wangguanyun.com.cn

您的当前位置: 主页 > 科研开发 >

那山,那竹,那段难忘的记忆

发布日期:2017-09-09 15:40 来源:未知 点击:

 
  阿鑫又把车骑到董源家,董源刚吃过饭,阿鑫说:“哥们,既然如此,那咱们今天再去找刘狗老,要把事情搞定!不然我那两万元就煲汤啦。”董
  
  源说:“行啊,哥们的事,我能不尽心?去!”董源坐上摩托车后座,此时太阳还没出来,空气清鲜,很是凉爽,阿鑫边驾着车对董源说:“我想
  
  好啦,我来投资,咱们合伙经营。”董源有些突然,说:“哥们,说实话啊,这山场管理的好,是绝对有效益,但是,这是兄弟你用钱换来的,我
  
  怎能从中插手抢你的生意?不够道义吧,其次我这几年孩子都在上学,每年的注册费还常向你借,哪有钱投资山场?”阿鑫立即说:“先为你纠正
  
  一下:不是你要抢我的生意,是我要你帮忙。再说,咱们谁跟谁呀,只要你替我出主意,管好这山场,我就感激不尽啦!”
  
  快到狗老的家,董源对阿鑫说:“不要急着显示要拿他的山场,即使决定拿他的山场,也要让刘狗老心服口服。”阿鑫说:“你说咋办就咋办!
  
  听你的。”九点多钟,俩人到达刘狗老家,狗老很高兴地叫老婆去买菜,而后,倒上两杯热茶,三人一同坐下,阿鑫掏出香烟,三人一齐抽起来。
  
  立时烟雾弥漫,狗老先开口了:“哥们,我刘狗老不是无义之人,你为我借的钱,我永记在心,虽然这几年没钱还你,但是我不会赖账,这块山场
  
  我拿来有几年了,没钱去投资,所以就没啥收益,你知道我还欠人一些钱,他们找我还钱,我没钱,于是他们都是去砍伐我的毛竹,昨天你们也看
  
  啦,大的、好的毛竹都让他们砍伐光,现在山上的状况就是这个样子,如果你觉得这山场有用,你就拿去!”阿鑫望我一眼,我理解,阿鑫想让我
  
  说话,我拿起茶杯,喝一口茶水,然后把茶杯放下:“狗老,你与阿鑫是熟人,我与阿鑫是朋友,因此,我们也就成了朋友,既然是朋友,就应该
  
  讲义气,相互帮忙。我理解你:你欠阿鑫的钱几年没还,心中不过意,但是山场是你刘狗老承包来的,你目前经济有困难,同意山场作抵让,但对
  
  于阿鑫来说,这叫什么?叫乘人之危!这不道义,不是一个朋友该做的!”说到这里,董源停下来喝茶,三个人都没说话,几分钟后,董源对着刘
  
  狗老又说:“我有一个想法,你看行不行:昨天,你自己也说过,这个山场一年收人就是几千元钱,每年交山价都困难。为啥效益会这么低呢?原
  
  因在于你目前没能力投资,毛竹山场没钱投资就起不到效益。我去年去过丰乐乡,那里有一块毛竹林,山地面积只有你这块山地的一半大,去年人
  
  家的投标挖笋的金额是多少,你知道吗?八万六千。”刘狗老嘴巴张得老大:“怎么可能?”董源说:“如果不信,咱们明天包一辆车去实地看怎
  
  样?那个村的村长与我很熟。”董源停下,又喝一口茶:“我有到实地看过人家的山场,那是叫人佩服不已:人走过山中,泥土会被踩踏出一排脚
  
  印,没有一根杂草,每亩仅留有几棵落叶大树,全是翠绿的毛竹。挖笋的人,只要轻轻趴开一条鞭,连着都是笋;昨天,看你的山场,竹还是有,
  
  亩立竹量不下百根,但是基本是老竹、小竹,就像一个家庭,看去有五六人,三个是垂暮老头,两个嗷嗷待哺孩子,你说这样的家庭生活水平能提
  
  高吗?”董源稍停顿一会,“要发笋,要长竹,必须是健壮的大毛竹,然而,健壮的大毛竹除了有适宜的海拔高度,良好的土质,更主要是要有充
  
  足的阳光!你的山地杂灌如此之多,毛竹都躲在大树下,挤在杂草中,如何生长?要高产,必须清除杂灌,要阔辩必须深挖!地面上的竹叶要有充
  
  足的空间,地底下的节鞭要能轻松伸长,这就需要钱去投入,”刘狗老听后不住地点头:“言之有理啊,只是我实在找不出钱来投入,还是让给阿
  
  鑫哥吧,”董源望着刘狗老:“刚才我说啦,乘人之危不是朋友该做的事,我有个建议,你看行不:这个山场抵押给阿鑫,但是你刘狗老仍旧保留
  
  25%的股份,由阿鑫找钱投资,你是本地人,负责看护,你刘狗老即还清阿鑫的借款,你还是股东之一,在社会上也不失面子,这样是否两家都好?
  
  ”刘狗老原本心中有些害怕失去山场,丢失面子,经此一说,立刻喜出望外,竖起大拇指高声喊道:“两全其美!兄弟就这么办,今后这山场你怎
  
  么说我就怎么办!”
  
  狗老的老婆已经把午饭做好,狗老拿出家酿酒,给每人倒上一大碗,董源酒量不行,只好倒一部分给阿鑫,酒桌上,狗老对阿鑫说:“兄弟,不
  
  瞒你说,去年的山价,我没钱交,今年的山价,再过一段又到期啦,兄弟你还得先把山价的事记在心上啊。”董源接过话头:“我二人既然来管理
  
  山场,就要做出样子,就要让人信任。咱们不能待人家来催款时才交,提前几天交完不是更好吗?”阿鑫一听,大口把碗里的酒喝完,然后望着刘
  
  狗老说:“下个圩日,你通知出纳,我带钱上来。”
  
  饭后,三人又对山场的管理做了分析,决定下个月就开始山场的清杂,董源问狗老:“能找到十来个工人吗”狗老说:“如今的工人多的是,只要
  
  工钱现。”“那就好”董源说。“工人上山,你刘狗老一定要在山上监督,注意一:劈低兜,兜高不能超过十公分,以往劈山都是使用长柄刀,速
  
  度快,但长柄刀很难低兜,所以一定要他们使用短柄刀。懂吗?注意二:劈倒的杂灌不能站着或挂着,而且其枝桠还要打落,使其贴近地面,容易
  
  腐烂。注意三:每亩只能留有三五棵会落叶的乔木,其余的,如果不能砍伐就要削皮,让其枯死。注意四:六七年以上的老竹和细小的毛竹,不利
  
  发笋,没有利用价值,必须砍掉。咱们的生产要求会比别山场偏难,生产工资可以略高,但质量必须保证。”刘狗老见董源说的这么细致,知道董
  
  源对山场管理内行,十分佩服,不住点头:“好,从你的这些话,看的出你是竹林里走出来的,我照办就是。”